不愿下楼取餐?上海一骑手往食物里吐4次口水!网友:谁还敢叫外

2019-11-08 08:09:30

最近,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徐汇区的一名送餐员在送餐过程中向食物吐了四口唾沫,因为他对顾客要求上楼送餐的要求不满意。

记者通过外卖文件上的地址联系了视频的受害者薛女士。她没想到她会换这样的“附加”外卖,只是因为她让骑手上楼把它交给她。

然而,仅仅半个月后,她就通过一个善良的人看到了当天“喂食”的视频,甚至得知事后,视频还透露了她在所有主要外卖乘客中流传的个人信息。薛女士心情复杂。她很害怕、恶心和愤怒。

好心人告诉“随地吐痰”外卖视频

10月11日中午,一个陌生人来到徐家汇一家商场的柜台前,要见薛女士。薛女士很困惑,但随后那个男人给她看了一段令人震惊的视频。“一个男人来到柜台询问我的情况,然后递给我他的手机,打电话给我,看录像里的人是不是我。”薛女士说。

这段视频只有十多秒钟。照片的内容是一份外卖文件,上面清楚地写着薛小姐工作店的地址。然而,视频不断听到一名男子喊脏话,抱怨客人没有下楼去取外卖,并要求自己把外卖送到楼上。最“恶心”的照片出现在视频的后半部分。说到愤怒,视频中的那个人也发出了吐口水的声音,打开外卖的盖子,“呸,呸”,朝食物吐了四口唾沫。

“看完这段视频后,我想我会失去立足点。这真的很恶心,也有点滑稽。”薛女士说,当她看到这段视频时,她与9月底点外卖做饭有关。“我也没点多少外卖。我看着照片就知道一定是那天。”

让薛女士感到更加紧张的是,来到她家门口的好心人也告诉她,这段视频已经在最近聚集外卖和快递的各种微信群中广泛流传,薛女士的个人信息也暴露了。“好心人告诉我,他真的再也受不了了,所以他跟着外卖地址找到了我。”

薛女士今天的外卖单

事发当天,外卖工人情绪正常。

回忆9月24日的场景,薛女士不明白她为什么激怒了外卖。

那天是午饭时间。在购物中心工作的薛女士通过外卖平台点了一份火锅米饭,不久后就接到了外卖服务员的电话。外卖服务员向她抱怨说她找不到上楼的梯子,希望薛女士下楼自己带外卖。然而,当时只有薛女士在商场柜台值班,通常外卖员会上楼送餐,所以薛女士拒绝了外卖员的要求。

“但那时,我认为送货员很正常。我没有说任何情绪化或辱骂性的话,所以我告诉他再找一次货梯。”薛女士说。

过了一会儿,送货员把货物交给了薛女士。“他的情绪仍然很正常。他把食物递给我,没说什么就走了。”

之后,薛女士吃了整个外卖。所以当她看到视频的时候,薛女士病得很厉害,但她感到恶心,无法吐出来。

网民:将来如何点菜?

经常点外卖的小编辑看到视频时无法平静下来……更多看过视频的网民非常生气:“再也不要点外卖了。”一些网民非常担心个体外卖工人的职业素质。

一些网民关注事件的原因——外卖应该送到门口吗?一些网民认为,除非得到买方的批准,送货人有义务到送货上门,不上楼。一些网民认为他们应该考虑得更周到,再多走两步就能得到,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们如何才能让外国卖点更让人放心?一些网民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们只会点用塑料包装或密封的外卖。

“交付印章”

为什么它没有得到执行?

事实上,上海从2018年开始逐步试行外卖食品的“食品安全封条”,并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加速推广期。然而,在这一关头,有可疑的违规行为。消费者可能想知道为什么“食品安全封条”还没有实施。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主席顾振华表示,目前还没有提到“食品安全封条”问题的食品安全法、法规或标准。

近年来,随着网络经济的快速发展,各种新问题层出不穷,外卖的二次污染和人为污染问题也是一个新问题。法律、法规或标准尚未包括在内。

因此,“食品安全印章”必须纳入法律或建立相关标准。对于企业和商家来说,贴上和使用“食品安全封条”将具有指导性和强制性。

另一个问题是谁将承担“食品安全封条”的费用。印章的单价很低,但上海每天外卖的总量惊人,所以“食品安全印章”也是一笔钱。在早期的试点实践中,由行政部门牵头承担费用,但长期难以实施,必须明确“食品安全封条”的费用分摊规则。

“食品安全封条”传单的价格不高。许多消费者也应该愿意分享部分食品安全,但关键是要尽快制定出“食品安全封条”的相关操作规则。

根据记者招待会早些时候宣布的计划,今年9月至12月,将在全市张贴食品安全封条公益海报,组织制定“食品安全封条”标准,提供技术规范,全面推动“食品安全封条”的推广使用。

从2020年开始,“食品安全印章”将在尊重消费者判断的前提下,按照“谁受益谁承担”的原则,形成交易规则和长效机制。

在法律层面上还说了什么?

来源:深思熟虑的上海,中央电视台法律报道

江苏11选5 上海11选5投注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