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车企均否认破产,只有一家闭口不谈,仍在拖欠工资的华泰离“

2019-11-10 07:40:17

每位记者:段思尧和李星每位编辑:裴健如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高惠恩董事长突然辞职后,曙光股份一直处于“危机”之中。

10月9日晚,曙光股份(600303,sh)宣布,中欧史圣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申请冻结公司主要股东华泰汽车持有的公司约1.34亿股股份。冻结日期是10月8日,冻结期是三年。这意味着华泰汽车持有的道恩股份全部被司法部门冻结。

雪上加霜的是,包括华泰汽车在内的四家汽车公司被宣布在年底前进入破产程序。一些银行已经开始对上游和下游产业链进行内部风险检查。迄今为止,包括力帆汽车、中泰汽车和李宝汽车在内的多家汽车公司都澄清了破产传闻,只有华泰保持沉默。华泰真的要破产了吗?

10月10日,国家商报的一名记者在华泰汽车北京总部看到,很少有员工出去吃午饭。“北京总部人数最多时有数千名员工,现在只剩下几十名员工。”华泰汽车的一名前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华泰汽车的技术部、研发部和销售部几乎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些职能部门。”

接连不断的危机

该公司的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已被冻结,曙光股份并未首次遭遇。

仅从今年开始,华泰汽车在曙光汽车的股份已经被冻结多次。今年5月,由于申请保全的荣成锻压机床有限公司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及相关法律,华泰汽车在曙光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冻结。

随后在8月,九州证券和凌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相继申请冻结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一个月后,长江证券因债券交易纠纷申请冻结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道恩股份在收到华泰所有股份被冻结的通知的前一天刚刚经历了董事长高慧恩的辞职。10月8日,道恩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长高慧恩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辞职后将不再担任道恩股份的任何职位。龚副主席将履行主席的职责,直到董事会选出新的主席。

宫城汽车和华泰汽车密不可分。"在此之前,宫城负责华泰汽车内部的采购业务."10月10日,华泰汽车的一名前员工告诉《国家商报》记者。

高慧恩离开之前,曙光股份已经遭遇多重危机。9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曙光证券交易所发出询价信,要求对其经营及资产负债情况进行解释。然而,截至记者发布新闻稿时,道恩股份也未能回复。

曙光公司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在报告期内售出4075辆汽车,同比下降57.77%。车轴销量为480,300辆,同比下降12.47%。此外,曙光股份上半年营业收入约为11.42亿元,同比下降约32.82%。母公司净利润约为9052.05万元,同比下降631.83%。

在业绩下滑的背景下,道恩股份开始出售资产。9月27日,曙光公司宣布出售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和附着物。

员工工资仍然拖欠。

华泰在道恩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华泰汽车作为曙光公司的大股东,已经被冻结,暂时对公司的经营没有明显影响华泰汽车的员工张莉(化名)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的情况不是很好,工资还没有支付。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华泰汽车一直在经历不断的担忧。今年年初,华泰汽车的一名内部员工在网上“关于华泰汽车拖欠员工工资的求助信”中表示,自2018年2月以来,华泰汽车一直未能正常支付工资,已拖欠1000多名员工数月。"

“自今年2月以来,一直存在普通员工拖欠工资的现象,公司高管已经9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此外,每月高级管理人员绩效工资的30%已经扣除。”今年7月,华泰汽车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记者。

几个月后,华泰汽车仍拖欠员工工资。"从去年12月至今,公司一直没有支付我们拖欠的工资."张莉无奈地说,如果她想去,就不能去。她担心离开后工资会一直拖欠。此外,在目前的情况下,公司不能雇用任何人,工作也不能移交。

记者了解到,华泰汽车不仅拖欠员工工资,还拖欠一些离职员工的工资。“当我们离开公司时,公司告诉我们只要我们离开公司,我们就可以解决工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离开公司半年多了,工资还没有支付。”离开华泰汽车的员工告诉《国家商报》。

10月10日,互联网披露了一封来自一家股份制银行的内部电子邮件,要求对华泰汽车(Huatai Auto)等四家汽车公司的上下游产业链进行内部风险调查。对此,华泰汽车相关负责人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集团内部事务,目前尚不知晓。”

多年担任华泰汽车高级经理的高鑫(化名)认为华泰汽车破产清算只是时间问题。“华泰汽车已经连续两年没有盈利了。它的负债率极高。从国外筹集资金是不可能的。”辛格说。

财务数据显示,华泰汽车2018年净现金流为20.6亿元,期末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29亿元,流动负债为260.4亿元,负债总额为375.66亿元。

华泰的接收者是谁?

回顾历史,华泰汽车也有其美好的时刻。华泰汽车公司60岁的创始人张秀根也与山东半岛最东端荣成市的汽车有联系。

荣成汽车改装厂成立于1991年2月,隶属荣成汽车工业集团公司。1996年,它与韩国现代精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国现代)合作生产obeng吉普车。韩国提供了主要部件,荣成汽车改装厂生产并组装了车身。1999年荣成汽车改装厂与一汽合作,产品列入国家目录,欧邦更名为解放。由于业务规模缩小,一汽集团不得不抽回资本,张秀根成立的内蒙古包头恒通集团公司成功接受了收购要约。

华泰汽车是在荣成汽车改装厂的基础上于2000年成立的,张秀根的汽车制造之路也在正轨上。随着越野车Traka的成功,华泰汽车和韩国现代在2005年就越野车“圣达菲”签署了合作协议。圣达菲引入华泰汽车后,迅速在市场上流行起来,为华泰汽车在国内市场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但直到今天,圣达菲系列仍然是华泰汽车的主要销售模式。根据乘法协会的数据,今年3月圣达菲系列汽车销量为8476辆,占当月华泰汽车总销量的近80%。

随着现代与BAIC合资成立,被忽视的华泰汽车公司试图走自主研发之路,但并不顺利。例如,华泰进入汽车领域的第一款b11车型,就像宾利的正面一样被吐出来。Borligo曾经撞上一辆保时捷卡宴...

乘用车业务发展并不顺利,华泰汽车将目光投向了以商用车业务为主的曙光控股(Dawn Holdings)。2017年,经过双方多次私人接触,华泰汽车与曙光公司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直到2018年9月28日,曙光股份有限公司才宣布华泰汽车成为其最大股东,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1.27%。

然而,好时光并不长,现在的华泰汽车千疮百孔。华泰汽车内部人士对《国家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华泰汽车正面临不断的内外危机,仍在进行大规模裁员。它已经资不抵债,员工的欠薪远远超过外界提到的700万元。"

华泰汽车并非没有自救的机会。今年7月,富力地产和华泰汽车宣布战略合作。富力房地产打算入股华泰汽车。但一个月后,在富力地产2019年中期业绩大会上,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表示,市场对这一合作的反应“不好”,因此他决定暂停与华泰汽车的进一步合作。

从最初的山东半岛汽车改装厂到正在进行的内外危机,华泰的下一条生命线在哪里?

国家商业日报

澳门新濠天地 江苏快3投注 云南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