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披违法 *ST高升董事长被五年市场禁入

2019-12-02 18:59:31

10月17日,首都新闻,*圣高盛发出通知,接受中国证监会湖北监管局的《行政处罚和市场排斥通知书》。

公告显示,高生控股有限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2018年9月27日发布的《调查通知书》(编号鄂政调查字第201861号)。由于公司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调查。2019年10月17日,*圣高盛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北监管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令》。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圣高盛涉嫌非法信息披露的事实如下:

(1)高盛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向关联方借款,实质上构成关联担保行为,构成关联交易

1.2017年10月30日,作为共同借款人的高盛控股及其控股股东北京宇智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智德)和陆域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域实业)与贷款人赵从斌签订贷款协议,贷款金额为1亿元。

2.2017年10月30日,高盛控股和文化硅谷作为共同借款人,与贷款人熊魏飞签订了贷款担保合同,贷款金额为1亿元。

3.2017年12月29日,高盛控股、魏振宇、魏康军作为共同借款人,与贷款人周守彬签订贷款合同,贷款金额1000万元。

4.2018年1月9日,高盛控股、余志里德、丁岚实业、华云曦友和魏康骏与贷款人朱凯波共同签署了最高担保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2500万元。

5.2018年1月29日,高盛控股、余志里德、丁岚实业、华云曦友和魏康骏作为共同借款人,与贷款人蔡元签订了最高担保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4000万元。

6.2018年3月16日,高盛控股、置地实业和文化硅谷作为共同借款人,与贷款人嘉兴国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国汉)签订了使用最高5000万再贷款资金的合同。

7.2018年4月26日,高盛控股、余志里德、丁岚实业、华云曦友、深州柏溪、魏康军、李耀、张译文等作为共同借款人,与贷款人田恒伟签订贷款协议,贷款金额为4715万元。同日,高生控股还作为担保人,为上述4715万元贷款提供担保。

根据上述7项(第1-7项)共同贷款协议的内容,考虑到协议的履行情况,贷款的接受方和使用方都不是高盛控股,而是高盛控股的关联方。高盛控股主要承担上述共同贷款事项在一定条件下的还款义务,基本构成担保的法律关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上述七项贷款担保构成关联交易。

(2)高盛控股直接为关联方提供担保,构成关联方交易

8.2017年3月14日,尤奇德与上海西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西林)签订贷款合同,贷款2亿元,与新疆骑士联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骑士联盟)签订财务咨询协议1200万元。同一天,高生控股与上海士林和骑士联盟签订了担保合同,为尤奇德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同时,丁岚实业、中国休闲旅游、神州百熙、魏康军、魏振宇为上述贷款提供联合担保。

9.2017年4月24日,宇智德与北京碧田财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田财富)签订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1亿元。同日,高生控股与碧田财富签署担保合同,为尤奇德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同时,丁岚实业、魏康军和魏振宇为贷款提供了联合担保。

10.2017年6月6日,朗盛实业与北京中泰创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新)签订委托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4.5亿元。2017年6月,高盛控股为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11.2017年6月,高盛控股向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北分)北京分公司出具承诺书,根据还款人深州百喜与贷款人华融北分签订的还款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对全部5.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12.2017年8月15日和2017年10月18日,兰德工业与深圳前海高苏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苏易)和南洋商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以下简称南洋商业银行)签署了两份委托贷款协议。高苏易根据两项委托贷款协议,分别向兰德工业提供贷款2.94亿元和1.58亿元。2017年8月15日和2017年10月18日,高盛控股和高苏益分别签订了担保合同,为上述两笔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13.2017年8月,卓悦灵创与北京惠泽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泽岩土)签订贷款合同,向惠泽岩土工程借款1亿元。2017年9月1日,深州长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州长城”)向会泽岩土工程公司(会泽岩土工程公司是深州长城工程公司的分包商)开具了1亿元商业汇票。2017年9月8日,高盛控股向中国长城发出《商业承兑汇票支付保函承诺书》,对上述商业汇票承担支付保函责任。

14.2017年12月28日,高盛控股与伟康军签署《贷款协议》,为深州百熙与宁波华虎银科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华虎)签署的1668.33万元《贷款协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15.2017年11月17日,北京诗雨天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诗雨天地)与深圳国鑫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鑫保理)签署了《国内保理合同》,国鑫保理接受了诗雨天地持有的尤奇德签发的4000万元商业票据的全部票据权利。高盛控股于2017年11月19日向国鑫保理公司出具了《商业承兑汇票承兑和无条件回购承诺书》。高盛控股作为担保人,承诺承担担保责任,代表国鑫履行支付义务,并对基础票据承担无条件回购义务。

16.2018年1月27日,登陆实业与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展)签订贷款合同2250万元。高盛控股向中泰创安展示了“第三方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并对上述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17.2018年6月20日,朗盛实业与深圳宝应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应保理)签订贷款合同1480.9万元。同一天,高盛控股与宝应保理签订了担保合同,对上述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18.2018年6月25日,文化硅谷与北京北洋田波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洋田波)签署贷款协议6415万元。协议还同意,高盛控股、魏振宇和魏康军将为贷款提供担保。2018年9月30日,文化硅谷与北洋田波签署了《贷款展期和新贷款安排补充协议》。协议同意延长贷款期限,增加贷款6414万元。高生控股、魏振宇、魏康军、余志里德、丁岚实业、深州柏溪、华xi云游对上述两笔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高盛控股向关联方提供的上述11项(第8-18项)担保构成关联交易。

(3)高盛控股的借款资金由关联方使用,构成关联交易

19.2018年7月18日,高盛控股与董魏云、严玉清签署了4000万元贷款担保协议。魏振宇和魏康军对上述贷款承担连带责任。《贷款和担保协议》规定,董魏云和严玉清将直接将资金转入文化硅谷账户。2018年7月19日,董魏云和严玉清分别向文化硅谷账户存入总计4000万元人民币。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上述向关联方借款构成关联交易。

高盛控股未按要求披露上述19笔关联交易,其具体负责人如下:

1.高升控股、育才实业和登陆实业向赵从斌借款1亿元。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2.高盛控股文化硅谷向熊魏飞借了1亿元。当时负责不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3.高升控股、魏振宇和魏康军从周守彬借了1000万元。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4.高升控股、育才实业和登陆实业向朱凯波借了2500万元。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5.高升控股、宇驰里德、置地实业等公司向蔡元借了4000万元。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6.高盛控股登陆工业文化硅谷向嘉兴国汉借了5000万元。当时没有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李耀和首席财务官张译文。其他直接负责的人分别是魏振宇主任和孙鹏主任。

7.高盛控股、宇驰里德、置地实业等向田恒伟借款4715万元。未能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的高管是时任董事长李耀和首席财务官张译文。

8.高升控股为育才与上海西林的2亿元贷款协议和育才与骑士联盟的1200万元财务咨询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9.高盛控股为尤奇德与碧田财富达成的1亿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0.高盛控股为朗盛实业与中泰创新达成的4.5亿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1.高盛控股为深州白溪与华容北之间的5.5亿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2.高盛控股为朗盛与高苏易达成的两项总额为4.47亿元的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3.高盛控股为尤奇德发行的4000万元商业票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4.高盛控股为深州白溪与宁波华虎之间的1668.33万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5.高盛控股为卓越与会泽岩土(中国长城)之间的1亿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6.高盛控股为登陆实业与中泰创新站之间的2250万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当时未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董事长魏振宇。

17.高盛控股为丁岚实业与宝盈保理达成的1441.8万元贷款协议提供担保。未能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的高管是时任董事长李耀和首席财务官张译文。

18.高盛控股为文化硅谷与北洋田波的贷款协议提供了总额为1.2829亿元的担保。未能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人是时任董事长李耀,另一位直接负责人是时任董事魏振宇。

19.高盛控股向文化硅谷贷款4000万元。未能及时披露信息的直接负责的高管是时任董事长李耀、时任首席财务官张译文,其他直接负责的人员是时任董事魏振宇。

三.高盛控股2017年度报告中未披露的关联方担保的关联方交易

上述关联交易中,第1-3项和第8-15项共11项关联交易由关联方担保,均发生在2017年。对此,高生控股未能按照《向社会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和格式指引第2号——年度报告内容和格式(2017年修订)》第40条的规定,在2017年度报告中披露上述关联交易。[[2017]17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的有关规定。

高盛控股在2017年度报告中未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关联交易,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提及的“发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披露的信息重大遗漏”行为。时任董事长的李耀和时任首席财务官的张译文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魏振宇、孙鹏、董宏、徐磊、陈国新、雷达、赵亮、田迎春为董事,董陈璇、姚远、翁源为监事,左峰、张驰、蒲伟、唐雯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此外,魏振宇作为高盛控股的实际控制人,隐瞒高盛控股已知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并向关联方出借资金使用,未通知上市公司并督促其履行关联方交易审核和信息披露义务,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实际控制人教唆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中国证监会表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决定:

一、对高盛控股有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

二、对魏振宇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对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

三是李耀和张译文分别被警告和罚款30万元。

四、对孙鹏给予警告,并处以十万元罚款;

五、董宏、徐磊、陈国新、雷达、赵亮、田迎春、董陈璇、姚远、翁源、左峰、张驰、蒲伟、唐雯分别被警告和罚款3万元。

此外,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魏振宇在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或董事期间,隐瞒了上述为上市公司关联方提供担保、借款等性质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大事件。根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禁止证券市场准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第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五款的规定,建议对魏振宇采取五年期措施。禁售期内,魏振宇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不得担任原上市公司或非上市上市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在其他机构从事证券业务,不得担任其他上市公司或非上市上市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转载声明:本文是《资本论》的原稿。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资料来源:首都国家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快三彩票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 500彩票